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 迎接建党一百周年系列学习
一天一年学党史之第二十三天·1943年
2021-04-14 15:00:00

  2月,苏联军队取得斯大林格勒战役的伟大胜利,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形势开始发生重大变化。21日,毛泽东为庆祝苏联红军成立二十五周年与红军反攻的伟大胜利,致电斯大林、联共中央和红军将士们表示祝贺。

  3月16日-20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毛泽东、刘少奇、任弼时、朱德、康生、凯丰、博古、邓发、张闻天、杨尚昆、彭真、高岗、叶剑英共13人。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中央机构调整及精简的决定》,推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主席、中央书记处主席。会议决定:中央书记处由毛泽东、刘少奇、任弼时组成,根据政治局决定的方针处理日常工作;刘少奇参加中共中央军委并任军委副主席;设立中央宣传委员会和中央组织委员会,作为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的助理机关。中央宣传委员会由毛泽东、王稼祥、博古、凯丰组成,毛泽东兼书记。中央组织委员会由刘少奇、王稼祥、康生、陈云、张闻天、邓发、杨尚昆、任弼时组成,刘少奇兼书记。

  3月27日,张闻天发表《出发归来记》一文,精辟地论述了共产党人对调查研究应当采取的态度和进行调查研究的基本方法。张闻天于1942年1月26日至1943年3月3日率领一些同志,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开展调查研究。他在陕北地区先后调查了神府县直属乡贺家川、米脂县杨家沟村、绥德县西川、子洲县双湖峪市镇乡,并在晋西北调查了兴县高家村。搜集整理出《贺家川八个自然村的调查》、《杨家沟地主调查》、《兴县十四个自然村的土地问题研究》等调查研究报告,坚持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原则。

  3月,由陶希圣执笔以蒋介石名义发表的《中国之命运》一书出版。这本书伪造和涂改中国历史,歌颂封建主义,鼓吹法西斯主义,攻击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污蔑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为“新式军阀”、“变相割据”,暗示两年内要消灭共产党。它的出版,是蒋介石集团发动反共内战的舆论准备。5月至7月,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之命运》进行了有力的批判。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发表一系列批判文章,揭露蒋介石集团宣扬封建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目的,是为了推行国民党一党专政;阐明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是中国化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已经成为抗战的中坚力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要求一切真正爱国的国民党人、抗日党派和爱国同胞坚持抗战、反对内战,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对《中国之命运》的批判,提高了广大人民对国民党顽固派发动内战的警惕性,促进了国民党统治区民主运动的发展。

  3月9日,华中的苏中、苏南、苏北区军民以外线打击敌人和内线坚持斗争相配合,粉碎了日、伪军的“军事清乡”和“政治清乡”,保存了新四军的有生力量,顽强地坚持了原有阵地。七八月份,在八路军总部统一指挥下,冀鲁豫军区和太行军区部队先后发起卫(河)南战役和林(县)南战役,开辟了卫南、豫北广大地区;山东军区部队打破日、伪、顽的夹击,基本上控制了沂山、鲁山山区和诸城、日照、莒县山区,打通了鲁中、滨海、胶东各区之间的联系,大大改变了对敌斗争的形势。接着山东军区部队又粉碎了日、伪军对清河区、鲁中区的冬季大“扫荡”。

  4月3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继续开展整风运动的决定》。这个决定对于国民党特务分子的渗入作了过于严重的估计,以至导致后来的反特斗争的扩大化。《决定》认为,“自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成立与我党大量发展党员以来,日寇与国民党大规模地施行其特务政策,我党各地党政军民学机关中,已被他们打入大批内奸分子,其方法非常巧妙,其数量至足惊人”。《决定》规定:“整风的主要斗争目标,是纠正干部中的非无产阶级思想(封建阶级思想、资产阶级思想、小资产阶级思想)与肃清党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9日至12日,在延安召开有两万多人参加的中央直属单位工作人员大会,动员反特斗争。《决定》的发布和反特斗争大会的召开表明,原来在延安少数机关学校开展的审查干部工作,已转变成各个机关、学校、部队的群众性反特斗争。

  5月15日,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为适应反法西斯战争的发展,并考虑各国斗争情况的复杂,需要各国共产党独立地处理面临的问题,作出《关于提议解散共产国际的决定》。22日,向全世界公布了这个决定。26日,中共中央作出完全同意解散共产国际的决定,指出:“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斗争中曾经获得共产国际许多帮助,但是,很久以来中国共产党人即已能够完全独立的根据自己民族的具体情况和特殊条件决定自己的政治方针、政策和行动。”6月10日共产国际正式解散后,中国共产党解除了对共产国际章程、决议所承担的义务,完全摆脱了它的影响。

  6月1日,中共中央通过并发出毛泽东起草的《关于领导方法的决定》,《决定》阐述了一般号召和个别指导相结合、领导和群众相结合的领导方法。《决定》指出:“在我党的一切实际工作中,凡属正确的领导,必须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就是说,将群众的意见(分散的无系统的意见)集中起来(经过研究,化为集中的系统的意见),又到群众中去作宣传解释,化为群众的意见,使群众坚持下去,见之于行动,并在群众行动中考验这些意见是否正确。然后再从群众中集中起来,再到群众中坚持下去。如此无限循环,一次比一次地更正确、更生动、更丰富。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

  6月,国民党利用共产国际解散的时机,狂叫“解散共产党”、“取消陕北特区”。6月18日,国民党将领胡宗南到洛川召开反共军事会议,并调动驻守河防的一部分军队准备进攻陕甘宁边区。7月4日和6日,八路军朱德总司令分别致电胡宗南、蒋介石,严正抗议国民党军队进犯陕甘宁边区的反共活动。9日,延安军民三万余人举行紧急动员大会,发出呼吁团结、反对内战的通电。在解放区人民强烈抗议和全国进步人士以及国际舆论的反对下,国民党顽固派被迫停止了这次大规模反共磨擦。

  7月1日,毛泽东写信给康生,要他在《防奸经验》第六期上登载下列数语:“防奸工作有两条路线。正确路线是:‘首长负责,自己动手,领导骨干与广大群众相结合,一般号召与个别指导相结合,调查研究,分清是非轻重,争取失足者,培养干部,教育群众。’错误路线是:‘逼、供、信。’我们应该执行正确路线,反对错误路线。”但是,由于党中央对敌情估计过于严重,未能及时纠正审干工作中已经发生的逼、供、信错误。7月15日,康生作《抢救失足者》的报告,强调“清除内奸,这是我们目前急不可缓的任务”,“还有一些失足的人至今没有向党坦白”,“他们要在这紧迫的时间中挽救自己,而共产党员们也要在这短促的时间内抢救他们”。报告前后,掀起了“抢救失足者运动”,大搞逼、供、信的过火斗争,十多天内搞出大批所谓“特务”,混淆了敌我,造成许多冤假错案。7月30日,毛泽东指示停止“抢救失足者运动”,中共中央根据毛泽东提出的防奸工作的正确路线,明确规定了审查干部的九条方针。8月15日,中共中央通过《关于审查干部的决定》,重申审查干部的九条方针。10月9日,毛泽东指出:“一个不杀大部不抓是此次反特务斗争中必须坚持的政策。”这样,避免了给党带来不可挽回的重大损失。12月,中共中央开始对受冤屈的同志进行甄别平反,赔礼道歉。毛泽东对反特扩大化承担了主要责任,进行了自我批评。并说:“抢救运动的基本错误是缺乏调查研究及区别对待这两点。”

  7月2日,邓小平在《解放日报》发表《太行区的经济建设》一文,总结太行抗日根据地六年经济建设的经验。指出我们的经验是:第一,敌后的一切离不开对敌的尖锐斗争;第二,没有正确的政策,就谈不上经济建设,制定经济政策,必须以人民福利和抗战需要为出发点;第三,任何一个经济建设事业,没有广大人民自愿的积极的参加,都是得不到结果的;第四,将大批的得力干部分配到经济战线上去,帮助他们积累经验,才能使经济建设获得保障。

  9月上旬-12月初,中共中央连续召开三次政治局会议,讨论王明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战初期“左”的和右的错误。会议概括了王明错误的表现,许多同志在会上批评了王明的错误。有的同志作了自我批评。周恩来在会上回顾了从1927年党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到1943年党的历史,分析了王明犯错误的原因。毛泽东在会议上强调,检讨错误必须采取历史的方法、从实际出发的方法、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全党的团结,要避免历史上错误的斗争方法。对犯错误的同志,必须实行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当时王明因病未参加会议。党对王明进行了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经过工作,王明后来初步认识和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9月下旬-11月中旬,冀鲁豫区军民粉碎了日伪军三万余人的大“扫荡”。10月初至11月底,太岳区军民粉碎了日、伪军两万余人的大“扫荡”。同时,华南抗日纵队也先后粉碎了日军对东莞、宝安沿海地区和海南岛地区的围攻、“扫荡”和“清乡”,巩固和扩大了东江、琼崖解放区。

  10月10日,中共中央决定党的高级干部重新学习和研究党的历史和路线是非问题,整风运动进入总结提高的阶段,全党整风运动告一段落。全党整风运动,是一次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运动,是用正确认识克服错误认识、用无产阶级思想克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思想革命运动,也是打破党内以王明为代表的教条主义束缚的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它对推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具有重大意义,对正确解决无产阶级政党的建设,是一次成功的实践。

  11月26日,陕甘宁边区政府在延安召开劳动英雄代表大会,同时举办了生产展览会。会议期间,毛泽东作《组织起来》的讲演。在军民大生产运动中,各抗日根据地都取得了显著成绩。有些游击区也开展了大生产运动,创造了“劳力和武力相结合”的新的斗争形式。同时,在大生产运动中,出现了实行生产劳动的初步合作的互助组、变工队等组织形式。毛泽东指出,组织起来是农民由穷变富的必由之路。解放区军民的大生产运动发扬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战胜了日、伪、顽对解放区的进攻和封锁造成的严重困难,为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奠定了物质基础。

  12月,上海汪伪市长陈公博因与日方争夺鸦片公卖权而开展“三禁”(禁烟、禁舞、禁赌)运动。在日伪所办的上海大学中的中共地下党员,利用日、伪矛盾,同义愤的群众一起,捣毁烟馆、赌场设备,把赌具、烟具等带上街头,公诸于众。同月,中共南京工委以青年救国社出面,动员南京中央大学学生,发起反对烟毒的运动。砸烂鸦片烟馆,焚烧鸦片烟具和赌具。在南京学生的影响下,上海、无锡、苏州等城市也掀起了消毒运动浪潮。

  本年,解放区军民继续进行了英勇的反“清乡”、反“扫荡”、反“蚕食”斗争,恢复了大片根据地,并逐步度过了严重困难局面。

中机高科党小组